從都會到荒野,捷運正經過櫛比鱗次的大樓,
進而轉入眼廉的是一片看似不屬這裡的舊公寓,及蔓徑荒草上的座座墓塚
昏黃暮色的延伸,以告別式的速度緩緩漸慢地消失於山的那頭
是一種的憂傷,別離的色澤,如同陶喆的歌聲,寂寞的季節...

payy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